念嶼

你聽 太平洋的風聲

偶然抬头看见被遮挡后的天空
而我如同一只在网里溺死的鱼

六号线的终点站
晚霞和夕阳

想睡觉 但始终睡不着。
看书也看不进去。还差了好多事情要做。
终于下雨了 终于降温了。
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 头真的好疼。
拖着拖着 还是没有去看心理医生。
可是已经好久没有想过什么生死的问题了。
自愈功能增强了吧。
大概这些家人亲戚是真的不喜欢我 不然不会让阿姨好好教育自己孩子 不要变成我这样。
但是既然这样 为什么又要关心我呢。
人啊 真的是特别复杂的动物。
不止两面 有好多面。
想着这个事情 才让我睡不着的吧。
又要到自己生日了。
羡慕别人收到的那么多祝福。
这一年交到了一些朋友 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同世界的朋友。
仔细想想 却又不是交心的朋友。
所有的朋友里面都很少有交心的人。
更别提恋爱了。
我没有喜欢谁 也没有谁喜欢我。
我不想让谁成为我的软肋。
有些时候 也好希望有人可以永远陪着我。
衣服放在衣柜里面一个夏天 有些泛黄。
硫磺皂洗过的味道很清楚 非常清楚。
想继续睡 睡着 睡着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依旧是没用的我…
带着满满的负能量…
睡吧睡吧 反正醒着也没什么意思。

盛夏八月的时光
心血来潮就一下冲出轻轨
从铜元局路过
也想要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认命也不认命
我心痛又觉得心累
我想笑却只有眼泪
How could I carry on

愤怒在心里快要忍不住
考研和工作的斗争
我和其他人的斗争
自己和自己的斗争
可是愤怒之后往往是无尽的失望和绝望
就算是平静接受命令 之后还要付出更大代价去完成指令
我做不到的啊……
快要疯了…

从清晨露出微笑的金黄
在路上奔波时的我才暂时忘记恼人的事

我大概也有近乎变态的南开情节。
但我没有从来做过什么特别的事。
我只是很羡慕你有好故事可与人说。
我好想在操场上晒着大太阳听听唱歌,在桃李湖边发会呆,仔细看看津南村的每一幢老房子。
站在门口的天桥上望着人来人往的沙坪坝,不想担心离开的末班车是几点。